陆政Bosslz

突然成为小号(×
用来堆太太和喜欢的!!

#他和他的猫#

★\林方/\林方/\林方/
★方锐生贺–
★假如方锐是只猫√(其实感觉这只猫一点都不像方锐……/掩面痛哭)
★可能有ooc……不对不对肯定有ooc!各位多
  多包容。

    林敬言捡到一只猫。
    他刚遇到它的时候,他浑身脏兮兮的,躺在大马路上晒太阳,半眯着眼睛打瞌睡,时不时动动尾巴。
他走近,猫也不怕人,倒是因为被人挡住了太阳而睁开了眼睛,直起身子看他一眼,伸了个懒腰,跑到一边去了,他就跟在它后面,又在他面前蹲下来,故意挡住了光,把手里拎着的一袋小点心放在一边,伸出手想要抱抱它。
        猫一下子弹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袋突如其来的小点心,半饷后才恋恋不舍地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脸上,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的他心里直痒痒。
        我还没一袋小点心存在感高?
        他笑起来,稍稍挪了一下脚,凑近了一点,伸出手去抚摸猫脖子上的毛–––毛又滑又软,虽然脏兮兮的,但手感竟然意外的好。猫舒服地哼哼,眼神又集中到那袋点心上,眼睛又半眯起来,不知道是快睡着了,还是想一个近视想看清包装袋上的说明。
        “嗨,你要不要和我回家?”他收回手,猫的眼神又犀利起来。他拆开包装袋–––似乎废了点力气,袋子被捏的窸窸窣窣地响,褶皱让袋子上的说明书看不太清了。他终于成功的拿出一块点心,慢慢地放到它面前。猫被他的动作惹得向后缩了缩,而后一步一步地,试探地走过来,他想笑,看到他一步一抬头的动作。但他还是忍住了,他怕又吓走它。
       “我看你似乎没有家呢,怎么样,要来和我一起住么?”腿蹲着有点累,他干脆盘腿坐了下来,托腮看着小东西一个猛冲咬住了点心又退回原位,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慢条斯理地品尝起来,活脱脱一个胜利者的形象。
        他也不着急,也从包装袋里拿出一块点心,一人一猫就坐在路边喝起下午茶。他也像猫一样把眼睛眯了起来,他觉得好困,想倒头就睡了,哪怕是距离学校还有一段时间的路边。
        ……
        他梦见自己在森林中行走,突然脚下一空,直直的向下坠落。
        于是他猛的惊醒,一脚踢到了在他脚边趴着睡着的猫。   猫翻滚着尖叫,立住身形后背部弓起,怒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他,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他心里突然有点心疼,不知所措地想去摸摸猫被踢到的地方,却被高高跳起的猫挠了一爪子,白净的手上,一下子出现几道红痕,渐渐肿了起来。
        一道身影从身边掠过。
        阳光依旧温暖,依然是个打盹的好天气。
        林敬言心里堵的慌,可能是因为手上的刺痛,可能是因为那只跑走的猫。

        他的毛是灰色的,似乎有带点黄色,啊,是米色?好像又要再淡一点……晚上,林敬言躺在床上,一只手垫着后脑勺,那只受伤的手放在胸前。他望着天花板,想起早上逃走的那个小家伙。说实话,他不生气,尽管猫挠破了他的手,还他跑了躺医院。
        余光突然瞟到了床头柜上那包已经拆开的小点心。
        天哪,哪有爱吃点心的猫啊。他忍不住微笑,居然还是草莓味的。他半眯起眼睛,努力做出一副闲适的样子,模仿小家伙打盹。
        他是从哪里来的?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它。
        他看看窗外,月亮不圆,天上没云也没星星只是一片深蓝,深邃的像那只猫的眼睛。没有风,树叶也不动,透过窗户映在墙上,像幅泼上去的画。
        他的手心有点痒,柔软的似乎摸着阳光,他感觉闻到了经太阳晒过后毯子的味道。
        他蜷缩起来,又眯起了眼睛––他真的困了。

        “喂喂喂,老林起来没有啊!今天咱可是说好要聚会的!你再赖床我就让黄少天打你电话了啊!可别怪你兄弟我心狠手辣,辣手摧花!快起快起!”
        “行了吧,能不能别乱用成语。什么辣手摧花啊,还中文系呢。”林敬言早上是被张佳乐的电话吵醒的,这家伙急急地嚷着聚餐。“起了起了,正穿衣服呢,就来。”没有半点不满的,对着老朋友,他揉揉头发,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套上裤子,在床边探身摸来一副眼镜,走向厕所准备洗漱。。电话那头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最后喊了一句––“得,那咱老地方见,晚了可就赶不上这班公交车了啊。”
        “嘟嘟嘟……”林敬言无奈摇摇头,心想这老朋友总是这么活力十足的。

        出门,和张佳乐碰头,有说有笑地走向公交车站。
        “老林手怎么了?划伤?伤得重不重啊,今天吃饭该不会要我喂你吧?”张佳乐看到林敬言的手,只缠了一层绷带,心知不会太严重,于是笑着调侃。
        “老张我说,你怕是左右不分吧?我这伤了左手怎么还影响吃饭呢?至于你喂我吃饭––算了吧算了吧,我怕吃不下啊。”老朋友难得见一面,他也笑着回敬一句。
        “哟老林,就这几个月不见,你可越来越毒舌了啊。来来来,跟我说说,你大学都学了什么啊。”张佳乐故作心情复杂地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该不会找不到女朋友,把气都撒在我身上吧?哎呦你可别啊,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可该是兄弟重要些。”
        总是这样,对着张佳乐,他一会儿就被怼得说不出话,他只是微笑,什么都不说了。
        身边人依然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嘴皮子嘚波嘚像机关枪。
         “你还真是停不下来了啊,还是这么……”林敬言突然看见那棵树上淡黄淡灰地趴着一团。他似乎能看见那团小东西的毛随着风微微颤动。
今天换了个地方睡么?隐藏在眼镜后的眼睛都盈满了笑意。
         “老林,什么情况,突然笑得这么春心荡漾?”林敬言吓了一跳,扭过头看着他。张佳乐顺着他刚刚看的方向寻找,却什么都没找到,“走了走了,待会儿车真的来了。”
         “嗯。”林敬言再看向枝桠,那团小东西已经跑走了。

         “哎呦老韩,咱可是大老远跑过来找你的,还板着张脸?来来来,笑一个?”张佳乐对着张新杰和林敬言挤眉弄眼,“你们给评个理,先不说你啊老张,我和老林坐了那么久的公交车啊,我还看老林春心荡漾地笑了一路……”
        “等等,老林……春心荡漾?!什么情况?”饶是常年极其严肃的张新杰也感了兴趣。身边的韩文清依旧板着张脸,似乎丝毫没有庆幸话题转移到了林敬言身上。
张佳乐嘴皮子刚想继续嘚啵嘚。“没事。”林敬言说。
三个人都看着林敬言,他的笑容依然斯斯文文的。林敬言抬手扶了一下眼镜,发现韩文清也看着他,不禁感慨一句––事物处于永不停息的运动之中。连韩文清都会八卦了。
         “真的没事儿。”他无奈极了,又摇了摇头––这简直要成为他的标志性动作了。“咳咳……事实上,我遇见一只猫。”
        张新杰和张佳乐对视一眼。
         “没啦?”张佳乐等了半天没等到后文。
         “没了啊。”林敬言无奈摊了摊手。
         “走吧到饭点了。”韩文清抬起手腕看看时间。低沉的声音吓得张佳乐猛的一转身。林敬言倒是没被吓到––他又没有背对着韩文清。
         “行行行走吧走吧。老张,带路这活儿就交给你了啊。”张佳乐大大咧咧的性子,却对韩文清这老朋友有点敬畏。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皮惯了,对老师总有些害怕––是的,韩文清的专业是老师。
      张新杰倒也习惯,毕竟已经作为智商担当被“奴役”了这么多年了。

       “快上菜快上菜!这都几点了!你们怕不是要饿死乐爷!”张佳乐是片刻也闲不得,一拍桌子,满怀豪情像是绿林好汉,好像下一秒就会从哪里掏出一个大碗,往桌上狠狠一砸,“满上!”
        幸好真是小包间,也就他们四个,不然张佳乐可就大发了。林敬言随便选了个位子,把玩着手里的手机,看着张佳乐大声嚷嚷,错觉以为下一刻他就会把脚往凳子上大力踩下,他甚至做好了惊呼出声的准备。可惜这种场面没有出现,韩文清走过他身边,一把把他按在椅子上,“给我乖乖坐好!”林敬言只想笑,但收到张佳乐递来的哀怨眼神,他清清嗓子拿起桌子上的菜单,打开竖在自己面前,“来来来,点菜吧点菜吧。”

        张新杰拿起手边的餐巾擦擦嘴,顺带看了一圈周围的人。
        韩文清早已吃好饭,戴着幅黑框方形眼镜,拿着本书在看。反观张佳乐,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捧着个手机在发信息,手指飞速地按动着。
         哎,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张新杰心里说。
         是谁?张新杰向前探探身子。你在给谁发消息?
         “大孙。”张佳乐抬抬眼皮看了他一眼,那么多年的相处让他立刻领会张新杰即将问出的问题。
        果然是孙哲平……
        他把眼光转向林敬言––他一手托腮,一手攥着筷子,头一点一点的––很明显,他快睡着了。说真的,张新杰从没见过这样的林敬言。
        张新杰踢了脚对面的张佳乐,又拍了拍身边的韩文清,他扬扬下巴示意他们看看林敬言。张佳乐挠挠头,做出幅苦思冥想的表情皱了皱眉,顺手捋了把小辫子,满脸正经地对俩人递了个口型––“春心荡漾”。
        韩文清差点没控制住自己把书飞出去。

        谁都猜不到林敬言梦到了什么。

        “汽车到站,请乘客们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
        林敬言被一个猛的刹车惊醒,转头对上一脸复杂的张佳乐。
        “老林你不是刚在饭桌上睡醒么?这又困了?我说你这家伙怎么了?说,晚上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说着他伸手掐了把林敬言的腰。
        林敬言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砰”的一下撞上了车顶。他捂着后脑勺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施暴者”,“嘶嘶”地倒吸凉气。
        “张佳乐你这家伙,下手也太狠了吧!”林敬言边说边探出身子去看路线示意图––还好还好,没有坐过站。
        “你还上手了?”
        张佳乐学着林敬言的样子深沉地摇摇头:“说吧老林,咱这么多年兄弟,你告诉我,你看上那家姑娘了,哥们儿给你做僚机。”他双手抱臂,靠在椅背上,微微侧身看着林敬言。
        林敬言的头仍然疼得厉害,他没好气地白了张佳乐一眼:“真的只是一只猫。”
        张佳乐叹了口气,看向窗外。他可不信。
        林敬言好像又感受到带股太阳味的风,他的眼皮子又开始哆哆嗦嗦地打架,于是他打了个哈欠。

        林敬言天天去路边。他发现,只要在下午,小家伙就一定会跑到这条大马路上来太阳。
        猫似乎依然对第一天被踢的事情耿耿于怀,每次一见到他,立刻把头埋进前臂里;要不就是瞥他一眼,然后各种高贵冷艳的把头转向一边。
        怎么会有这种猫。
        林敬言每次都想笑,他觉得这猫有趣的紧,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嘴角勾起的弧度一天天,一天天越来越大。

        “怎么了?我都请你吃了那么多点心,不就是踢了你一脚嘛–猫大大,是时候原谅我啦。”林敬言蹲着,无奈看着面前的“主子”––他把点心拖得远了点,然后背对着林敬言,灰色的尾巴一甩一甩。
        林敬言伸手摸摸猫的背––毛依然又滑又软。猫的尾巴一下子僵住,转过小脑袋望着,眼睛一眨一眨,深邃得像林敬言看到过的夜空。
        小家伙怕是要生气了。林敬言叹口气,刚想抽回手,却看见猫的小脑袋又转了回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小家伙,说真的,和我回家吧。”他弯起眸子笑起来。
        猫的心里装着点心,没空理他。
        他一下子把猫举起来,吓得猫差点往他的脸上来一爪子。幸好,小家伙手比较短啊。林敬言这样想。
猫整个身子弓着,眼睛左顾右盼地看着地面,一边“喵喵喵喵”地叫。
         哟,小家伙这是怎么了?他的小家伙背着光,仿佛镀上了一层橘黄色的温暖的光。
         “走吧,带你去见几个人。”

        张佳乐,张新杰,韩文清三个人气喘吁吁地赶到高中教学楼的房顶时,看见林敬言抱着只猫在睡觉。
        “我靠,还真是只猫啊……”张佳乐看着林敬言对着身边的韩文清小声说。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用手肘捅捅张新杰,张新杰抬手扶了下眼镜,也不说话。

        林敬言嘴角微微上扬,怀里的猫轻声地打着呼噜。

        只有林敬言知道他自己梦到了什么。

我不知道……

【如果这是梦境的话……】
【一】      
        “北京飞往苏黎世的专机即将起飞,请乘客们带好随身物品……”        
        “啊终于能上去了!都等了几个钟头了!”         
        “得了包子,小声点,别吵着别人。我们这一身行头可不是白穿的,别暴露了啊。”         
        “是!老大!话说老大我们为什么不能晚点来?要是晚点来,我们就可以直接上飞机了!”       
        “包子这是误点!延期!属于不可抗力懂么!这可该谢天谢地了,才等了几个钟头……”         
        “哟这才一个晚上不见,老方你连不可扩力都知道了?!你这是要上天啊?!老夫佩服佩服啊。”旁边一戴墨镜,一下巴胡茬子的邋遢男子拍拍旁边的带着墨镜口罩的男人笑笑。      
        “你可拉倒吧老魏!怎么样?要不要本大大教教你什么叫不可抗力?嗯?”口罩男反手勾搭上胡茬男的肩膀,墨镜后的眼睛弯弯。       
        胡茬男一把打掉了他的手,“你就放屁吧,老子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就你还教导老夫?还要不要脸啦?”说着对着口罩男比了个中指。           
        “魏琛别说了,全联盟都知道我们的方锐大大是没有脸的,他已经习惯了啊。”不知什么时候一个扎着小辫子的秀气男人走到口罩男身边,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你说是吧,方锐大大?”     
       “哟张佳乐也来了,这不是大孙么,好久不见啦。”同样戴着墨镜的另一男子抽出一根烟,刚掏出打火机,就被一个女孩子重重拍打了一下,“喂我说,这是机场诶,能不能有点公德心了?”      
       “行行行,沐橙,哥不点总行了吧,让哥叼着过过瘾行不行?”男子于是举手表示投降。      
        胡茬男凑过来一把夺走了男子手中的烟,“抽屁抽,还是给老夫吧哈哈哈。”         场面吵成一团。    
        乔一帆无奈的笑笑,看着前辈们打闹,突然心中有了一种慈爱的情绪。“前辈们,真可爱呢……”     
         “一帆!嘿!”元气满满的少年跑向乔一帆,跑得面色绯红,气喘吁吁的。“一帆,好久不见啦!”
        乔一帆笑着摸了摸面前少年的头,“英杰,我帮你整理下头发,真的乱糟糟的了。”高英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英杰,你看你,你这一挠,头发又乱啦!”眉眼弯弯,乔一帆没有一点生气的情绪。“对啦,英杰喝水么。”说着从包里掏出一瓶水,“你这一路跑过来一定累惨了。”        
         “一帆,好久不见。”        
         “王……王杰希队长!好久不见!”乔一帆没有想到王杰希出现的这么突然,赶忙弯腰问了个好。       
         “我现在可不是你的队长啦,不过有麻烦还是可以来找我哦。”王杰希笑笑。          “王大眼儿,挖墙脚这种缺德事儿可别做啊。否则哥肯定鄙视死你的。”还在和魏琛进行交流的叶修忙里偷闲,朝着王杰希抛了个媚眼。       
         “噫叶修你这老东西还学别人小姑娘抛媚眼呢,真是恶心死了。本剑圣每场比赛分分钟几十万上下,居然还要在这看你抛媚眼,啧我委不委屈啊?!本剑圣告诉你……”黄少天从哪里跳出来,刚好看到叶修抛媚眼这一幕,忍不住吐槽,却立刻被叶修打断,“行了黄少天,你这人真是聒噪死了。”说着伸出小拇指装模作样地掏了掏耳朵。那嘲讽样简直让黄少天想打人。         “少天,别说了,对待前辈要尊敬,即使是叶修前辈,嗯?好么?”喻文州拍拍黄少天,露出十分温柔好看的笑。        
         “哟这么不是喻手残嘛!”        
         “叶修你过分了啊……”黄少天又想开口说话,却立刻被喻文州打断。      
         “少天别闹了,我的确是手残啊,先上飞机吧,晚了就麻烦了。”        
         “哦好的队长。等等王杰希他们呢?!”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对着叶修比了比中指。       
         “少天前辈。”小卢拉拉黄少天的袖子,“小别前辈他们……早就走了。现在估计已经上飞机了……”      
         “emmmm?!靠这帮没义气的!小卢我们也走!”黄少天一甩衣服,拖着三人的行李向检票口走去。    
        叶修看着检票口前的绿化带,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于是大喊一声:“黄少天,小心绿化带!不要破坏花花草草啊!”
        “少天前辈!你没事儿吧!”远处卢瀚文赶快扶起黄少天,“少天前辈你怎么就突然摔倒了呀。”
        “叶修操你大爷的!”
        乔一帆看看黄少天,又注意到周围飞速聚拢的人,最后只递给了黄少天一个同情的眼神。
        叶修前辈不能惹!心脏!
        “真的是黄少天!”“黄少天你们今天是要去参加世邀赛了对吧!我们会关注的,请务必加油!”“balabala……”
        黄少天一边礼貌地应付着周围的群众,一边把叶修的家祖十八代问候了遍。然后他突然发现,他的小卢和队长通通消失了!
         “队长!小卢!你们去哪儿了啊?!看到我了吗?!队长我在这儿呢!”黄少天在人群中尽全力地跳着,嘴上喋喋不修考验人心里的承受能力。
         “请问你是警卫吗!”黄少天苦苦寻找的喻文州站在一个穿制服的男人身边,“请问你可以把那个男的拉出来么?就是那个有点吵的黄毛。谢谢了。”
         “少天前辈……”小卢站在喻文州旁边,一脸无奈地看着依然努力在人团中时不时露出半个脑袋的黄少天,内心复杂。

【全职高手】
【如果这是梦境的话……】

全员向√
死亡有√
ooc有√
不定期更新√
感谢观看/土下座

简介:
世邀赛即将于苏黎世召开,中国电竞主席冯某经过确认,确定了参赛者名单。虽然已有微草好爸爸王杰希存在,但是他仍然对叶修等无下限人士表示了明确担心。不然怎么说冯某见多识广?原兴欣队长叶某表示要带兴欣队员一同前往,其他战队纷纷效仿。冯某劝说无果,不得不一边磕着救心丸一边订了更大的专机。冯某表示超委屈!

出场人物:
(登记组)
国家队––叶修 苏沫橙 楚云秀 方锐 喻文州     
                 黄少天 王杰希 李轩 唐昊 孙翔
                 周泽楷 肖时钦 张新杰 张佳乐
兴欣––唐柔 乔一帆 莫凡 魏琛 罗辑 包荣兴
             安文逸
微草––高英杰 许斌 刘小别
蓝雨––卢瀚文
霸图––林敬言
轮回––江波涛 杜明
雷霆––戴妍琦
义斩––楼冠宁,文客北
虚空––吴羽策
烟雨––舒可怡,舒可欣 李迅
呼啸––赵禹哲
(地面组)
陈果 伍晨 韩文清 宋奇英 常先 孙哲平 刘皓

【广告位招租】都给我进来!

咳咳……
这里是超级帅气还很攻气的方锐大大!
对对对你们的方锐大大都出来群宣了真的不进来吗?!
好吧今天陪你们唠唠嗑(……)
emmmm
要瓜子么×
    ––––––帅气方锐的分割线––––––
这是刚建的新群所以没什么人【摊手】
但还是希望大家进来一起玩玩啦
这里已经有超帅气超可爱的方锐了
emmmm还有……傻逼张佳乐
傻逼孙翔
有点可爱的小宋×
还有智障黄少天√
哦还有张佳乐钟爱的QQ小冰【内心复杂】
   ––––––公告须知分割线––––––
然后是傻逼【高亮】张佳乐写的群公告
咳咳
我给你们念念啊:
▲进群的小可爱都注意了啊!▲
▲无审,一起磨皮啊▲
1.本群开卡拟不开物拟,不可重皮抢皮,空皮请看公告。名片格式为【战队】人名,自觉改皮,改皮后冒泡方便管理改公告。若要二次改皮记得通知管理一声谢谢。
2.尽量冒泡呗有事长弧的在名片后面标注一下请假或者长弧,要是都不说话的送你飞机票。顺便一提尽量不要ooc,过分ooc者一次警告第二次飞机票。
3.禁黄豆禁黄图,不禁表情包,刷屏适当(黄少天大概可以刷长的?)
4.禁玻璃心玛丽苏杰克苏▲不禁白,欢迎磨皮啊.顺带虽然群里可水聊但不要让你不好的情绪影响群里的气氛。【高亮高亮高亮!】
5.组CP随意,BL BG GL不限,组cp遵循双方意见小窗了事,成为cp告知管理登cp墙啊,希望cp们能开开心心过日子(?)
6.进群上皮,皮下说话请带套)/【 
7.想要头衔私戳群主顺便想招一个有时间的管理!
8.最后希望群里的大家都能好好相处不要撕逼,然后希望玩的好的小可爱不要轻易退群不然会舍不得啊~
【对了一般是晚上活跃√】
––––––不知道是什么的分割线––––––
啧啧啧我也知道很傻
小可爱们凑合这看看吧
毕竟方锐大大我多忙啊
没有时间陪张佳乐写这东西hhhhhh
说到孙翔……
emmmm
emmmm
emmmm
傻逼吧……
说实话
这个群里除了我以外都是傻逼啊【痛心疾首】
他们还老怼我【指指点点】
对了帮张佳乐要一只孙哲平啊
这是一只每天晚上会洗衣服的张佳乐有没有人要啊【突然嚣张】
孙翔想要周泽楷或者唐昊√
【私心来只唐昊!!!昊翔!】
群里的小宋想要一只韩队!
对了
群里还没有一个队长……
迟早药丸【内心复杂】
然后至于我……
emmmm来几个会搞事情的就好啦!
hhhhhhh
    ––––––群号分割线––––––
当当当当当!
瞧好了!
491211493
491211493
491211493
来搞事情啊(小事情:我可去你妈的)
不进来的人就拔光你的头发!×××
来玩吧!
开卡拟啊!
兴欣来人!
各战队队长皮都空着呢【大声逼逼】
群申请请写上:帅气的方锐,好嘛♡
好了本大大的话说完了
请把瓜子还给苏沐橙×

最后
占tag也不歉!233333